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

hunanstv.com
湖南电视、电视剧、娱乐新闻
主页 > 娱乐新闻 > 内地 > 正文

首批虚拟银行牌照发放“收官” 香港银行业格局或生变

  香港金融管理局(以下简称“香港金管局”)官网近日发布消息称,金融管理专员已经根据《银行业条例》向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贻丰有限公司、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及平安壹账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壹账通银行”)授予银行牌照以经营虚拟银行,牌照于5月9日生效。
  首批8家机构获牌照今年稍早些时候,香港金管局已分两批向4家公司下发虚拟银行牌照。加上此次获授牌的4家机构,首批8张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已全部下发。至此,香港的持牌银行数目增至160家。
  从持牌机构及股东方构成看,入选者为传统金融机构+金融科技的合资公司,或金融科技巨头。以本批4家公司为例,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为蚂蚁金服2018年8月16日在香港注册成立;贻丰有限公司为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高瓴资本联同香港商人郑志刚的合资公司;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为小米旗下引力金融科技的全资企业;平安壹账通是中国平安保险集团成员公司金融壹账通的全资子公司。
  记者从上述4家机构的内地相关股东方了解到,根据已经获发牌照银行的业务计划,4家公司的服务预期可于6至9个月内正式推出。
  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将通过和香港各界更紧密合作,共同推动金融科技和普惠金融在香港的发展,用科技为香港的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带来更多平等的发展机会。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Infinium董事长赖智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Infinium将秉承促进普惠金融的理念,为现在未能受惠于传统金融体系的用户如小额存款用户提供服务,包括不设最低账户结余要求、免收最低账户结余收费等,让香港普罗大众及中小企业均能享受优质的金融产品及银行服务。目前,Infinium正与香港科技园公司探讨在香港科技园公司旗下的创新中心设立虚拟银行办公室及体验中心。
  “传统金融服务往往难以触达到长尾客群,小米金融致力于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遭遇的融资难、融资贵等核心问题。”小米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洪锋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开业初期,Insight虚拟银行将专注于金融科技与传统银行业务的融合,利用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领域的前沿技术,提升用户体验;通过小米上下游产业链为突破口,打造供应链全场景全链条的金融服务,为实体经济赋能。”
  平安壹账通银行首席执行官冯钰龙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虚拟银行作为新型的互联网银行,在香港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平安壹账通银行将充分运用互联网即时、便捷、创新的优势,为香港市民和中小企业带来便捷的金融服务。
  香港银行业格局或生变
  内地金融科技巨头为何对香港虚拟银行牌照趋之若鹜?
  “香港是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虚拟银行牌照给了内地互联网巨头发展国际业务的想象空间。”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的金融行业监管充分、市场自由度较高,对有志发展国际业务的内地互联网巨头来讲,香港金融科技尚待发展,市场空间广阔,加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使其成为内地巨头进军国际市场的绝佳跳板。”
  “对于虚拟银行牌照,各家机构的出发点、需求和侧重点并不完全一致。”易观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蚂蚁金融和腾讯本身均有支付牌照,通过申请虚拟银行牌照,其产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可获得向跨境支付、转账、结算及更多金融增值服务延伸的便利性。小米金融则更多服务于自身生态,其手机业务在内地陷入‘红海’竞争,更倾向于将经销产品的模式推向全球,如其在英国、印度等地都有线下门店,市场发展很好,虚拟银行牌照相当于金融生态方面的辅助。”
  那么,虚拟银行在香港的发展空间究竟有多大?未来发展会面临哪些挑战?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逐步形成规模,内地与香港的金融互通需求将日益旺盛,虚拟银行在结合互联网场景与金融服务,快速响应用户需求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同时,虚拟银行无需在香港地区设立实体网点,采用全线上化服务模式,将大幅降低运营成本。”安永亚太区金融科技及创新首席合伙人忻怡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香港地区整体线上业务发展趋缓,未来虚拟银行的发展空间很大。但虚拟银行也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一方面将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以‘价格换短期流量’抢占市场的模式难以复制;另一方面,将受到传统银行业与本地居民传统使用习惯的挑战,不能单纯依靠提升存款利率或降低服务费率,而应当通过创新场景,为传统银行尚未覆盖的部分客户,尤其是小微企业主提供优质服务,逐步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创造品牌与口碑效应。”
  “虚拟银行与传统银行在运营模式和管理理念上存在差异,虚拟银行在成本费用、触客模式、服务时效、风控手段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但现阶段的技术适配性仍存在局限,如在账户开立、市场认可、人员配备等短期内很难与传统银行相媲美。同时,更严的监管也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虚拟银行的经营。可以确定的是,虚拟银行模式的注入是对传统银行的补充,两者互补互助、各有所长。”忻怡进一步解释称,“虚拟银行中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科技公司的进入,必将改变银行业格局。作为新进入者,在初期可能通过价格战快速获客,打破传统的定价模式。与此同时,虚拟银行和生态圈将强强联合,拓宽金融服务边界。同时,面对竞争压力,传统银行亦会在加强客户体验、增强科技实力等方面作出适应性改变。从长远来说,虚拟银行能够给香港金融市场注入活力,推动金融科技及香港金融市场进一步发展,逐步完善香港银行业科技生态圈。”
  黄大智则表示,虚拟银行与传统银行的竞争一定会有,但两者并非业务领域完全重合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