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

hunanstv.com
湖南电视、电视剧、娱乐新闻

慢綜藝與音樂綜藝已風起雲涌“脫口秀的夏天”卻還沒躁起來

原標題:慢綜藝與音樂綜藝已風起雲涌 “脫口秀的夏天”卻還沒躁起來

  脫口秀競技節目《脫口秀大會2》近日開播,雖然仍是《吐槽大會》的班底,也還是看李誕、池子等已被觀眾熟知的脫口秀明星,但這檔《吐槽大會》的衍生品明顯處境尷尬。不少觀眾在彈幕裡呼喚“張紹剛”,認為首期節目節奏有點慢。在《樂隊的夏天》《這就是街舞》等熱門綜藝當道的夏天,“脫口秀的夏天”還頗有些寧靜。

  於謙吳昕回應網絡質疑,刷“存在感”

  《吐槽大會》第一季反響熱烈,獲得豆瓣評分7.5。接下來,不僅打造出系列作品,更孵化出衍生品《脫口秀大會》。如果說《吐槽大會》是以嘉賓為主,進行一場從頭到腳的調侃,《脫口秀大會》則是更注重於喜劇本身,每期通過一個固定的主題來進行緊張搞笑的表演。首期節目中,脫口秀演員思文、程璐、Rock、張博洋等針對現在社會中大家常常討論的話題“存在感”,從不同角度進行解讀。

  每期會評選出一位“爆梗王”,建立起中國脫口秀演員排行榜,並在最后一期節目中選出本季最強“爆梗王”。節目由於謙、吳昕和李誕一起組成領笑團,每期也會邀請一位明星飛行嘉賓與他們一起討論當期話題、為選手們評分。池子則在這一季作為演員管理員,負責帶隊眾多脫口秀演員進行專業脫口秀競技。

  領笑團給節目帶來不少梗。比如針對存在感的話題,被網友吐槽存在感不強的吳昕就被問及,“除了把別人送你的娃娃賣了之后,還有啥有存在感的事情?”吳昕則表示,“沒有了。思考了下,乃至整個演藝生涯,這是最具存在感的事情。”

  今年5月,於謙在微博上忽然分享了幾個動態,讓粉絲驚訝不已,原來謙大爺圍觀了一些少兒不宜的話題,雖然之后秒刪動態,但還是被網友截圖,並且掀起了不小的風波。在節目中,於謙也回應“圍觀事件”表示,“有人@我,結果點開一看,微博就有自動轉發。”

  關於郭德綱的謎之時尚,究竟是怎麼想的?於謙也被動吐槽,“他要是想了,他就不是郭德綱了。我很多時尚品牌的朋友就說,能不能給郭老師湊點錢,讓他別穿我們衣服了。但他們也好奇,你們知道不知道,其他時尚品牌,給郭老師多少錢,讓他穿他們衣服?”

  “賠笑員”馬東也獻上脫口秀首秀,偶有金句。比如“如果沒有謙哥,郭德綱其實是一個脫口秀演員。”但整體還是更像自己節目《樂隊的夏天》的“招商大會”,“來到脫口秀的夏天,覺得還是太寧靜了。我希望脫口秀演員,不要爛在地裡,而要躁起來。”

  偶有驚喜,選手表現遭質疑存在感不強

  綜合而言,首期選手的表現相對平淡,不少網友表示要用“倍速”看才行,馬東則全程笑點挺高。究其原因,還是在於脫口秀創作不容易,但觀眾的期待值也挺高。吐槽自己在生活中缺乏存在感,如何引發網友共鳴,還要超有梗,體現了編劇和表演的綜合能力。

  全場唯一女選手思文有關“女人的存在感來源於經濟獨立”的表演受到好評。“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會厭倦你的美貌,但你很難厭倦他的金錢。沒有丑女人,隻有窮女人,你別看吳昕現在長得漂亮,你都不知道她以前沒錢的時候,有多年輕。”吐槽自己的老公、《吐槽大會》總編劇程璐也獲得不少笑果,“我的閨蜜找了個大款,過得比我幸福,我每次想到這些,都會流下兩行獨立的淚水。存在感不是刷出來的,而是掙出來的。”

  隨后登場的“思文的老公”程璐也頗有梗,“思文老公,四個字,像一個稱號,上次用這種方式命名的人,還是居裡夫人。好的伴侶就是這樣,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他說,“真正的男女平等,就是從承認女性比男性更優秀開始。自己娶的老婆,含著淚也要把她做的軟飯吃完。”這樣的觀點也被認可。

  還有吐槽在朋友圈發自拍的,吐糟自己出身不是名校的等等。首期奪冠的張博洋表達的“挫敗感”擊中了不少網友,“去夜店害怕被拒,去奢侈品店怕穿得合適,我對宇宙如此渺小,但我對公司如此重要。你們能想象那種矛盾嗎?腦子裡永遠存在兩個問題,宇宙為什麼那麼大?中午吃飯吃啥?”

  脫口秀想刷出存在感,需要更多池子李誕

  《脫口秀大會》仍帶著很強的“吐槽”氣質,李誕登場就開始自嘲,輕鬆自嘲自己去年引發的各種質疑。“過去一年,我存在感有點高,出現在各大綜藝節目裡,熱搜上,電梯廣告,還有什麼深夜酒吧,很多人喜歡我,也有很多人討厭我。很多人先討厭我,然后覺得討厭我很有遠見。”但李誕話鋒一轉,講到了脫口秀在國內遭遇的尷尬。“但我的公司來說,脫口秀這件事情存在感還是很低,兩三年就推出一個池子,人設崩得比我還快。其實我過去一年都在演出,但沒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