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

hunanstv.com
湖南电视、电视剧、娱乐新闻

《亲密旅行》:这才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有的打开方式嘛

亲子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2017年底播出第五季后就再无下文,而两部在该真人秀节目最火爆的时候趁热打铁推出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分别在2014年和2015年的贺岁档期上映,虽然票房成绩理想,但口碑稀烂,就是把真人秀节目直接往大银幕上一搬了之,很难称得上是严格意义的电影

不过,节目倒是激发了明星爸爸们演而优则导的意愿:黄磊的《麻烦家族》(2017)和郭涛的《欲念游戏》(2019),题材虽然都跟亲子不沾边,但能拉来投资,未必不和节目带来的人气上升有关;吴镇宇的《转型团伙》(2019),卖点则直接是吴镇宇饰演过气影帝,儿子费曼饰演当红童星——这戏里戏外的虚实对应也够微妙的。

现在终于轮到沙溢也来当导演了。交出的这部处女作《亲密旅行》,由沙溢沙俊伯(安吉)父子俩担纲主演,沙溢饰演吊儿郎当的专车司机沈童,沙俊伯饰演包车从北京前往浙江舟山的儿童乘客男男。两人既是司机与乘客的关系,相处过程中又渐渐生发出父亲和儿子之间的情愫。作为一部亲子题材片和公路旅行片,《亲密旅行》是《爸爸去哪儿》Mix《人在囧途》,也让人想到北野武的《菊次郎的夏天》。

《亲密旅行》:这才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有的打开方式嘛

演员是一个被动的职业,导演则有更多的话语权。尽管《亲密旅行》的编剧栏里没有出现沙溢的名字,但很显然影片是为沙溢父子量身打造。剧本提供给沙溢相对充分的演技发挥空间;同时并不强人所难,让没有接受过科班表演训练的安吉只需要按自身性格理解和参与剧情即可——这是《亲密旅行》做得高明的地方。对比之下,吴镇宇的《转型团伙》用力过猛,剧情里放进去的元素太多,小演员根本理解不了,更谈不上“演”出来。《亲密旅行》对小演员是轻松愉快的一次郊游之旅;对于沙溢,无论是作为导演的掌镜,还是作为主演的出镜,也同样轻松愉快,在其能力足够胜任的舒适区(Comfort Zone)内。这部电影没有大的野心,可以满足对电影同样没大的野望,就想单纯继续看看乔卫东(沙溢在《小欢喜》里的角色)“耍宝”,以及看看安吉认真“做节目任务”的观众。

《亲密旅行》:这才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有的打开方式嘛

从职业身份上看,《小欢喜》里的乔卫东和《亲密旅行》里的沈童似乎是大相径庭的两个人物角色。乔卫东是事业上的成功人士,沈童则是颠三倒四的落魄司机。但两个角色内心都住着“长不大的孩子”,这让两个角色共同具有喜感的一面。观众如果喜欢乔卫东这一角色,也会对沈童更抱持宽容的态度。曾经英俊潇洒的“白展堂”,在电影里胡子拉碴,一头乱发,外形上还让人以为是《让子弹飞》里葛优饰演的师爷,但沈童的混不吝并不让人讨厌。沈童给男男误食芒果以致过敏,又因为在游戏厅里沉迷街机而弄丢了男男的宠物狗柯基犬,这两处本来很容易激起观众对角色反感的情节段落,因为沙溢表演上的松弛和收放自如,更容易让观众联想起的是现实中那些大大咧咧、因为“心大”而迷糊“出糗”的爸爸们。生活剧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演,沙溢在《亲密旅行》里的表演,和《小欢喜》里的乔卫东一样,举重若轻,不端着,也不浮夸,有生活的本味。

《亲密旅行》:这才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有的打开方式嘛

电影剧本设计人物的弧光,和《菊次郎的夏天》也有相近之处,但情节安排上还是略生硬——全靠沙溢用演技硬生生地把圆不回来的剧情给扳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沈童在送男男去医院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男男书包上系着一个蜻蜓钥匙链,而七年前沈童的前女友也送过沈童一个一模一样的蜻蜓钥匙链。沈童和前女友分手的原因是前女友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但沈童还不想走进婚姻的殿堂以及过早成为孩子的爸爸。之后,两人就再无联络。沈童联想到男男正好七岁,说自己从小跟妈妈长大没有爸爸,而男男的妈妈又叫赵月坡,和沈童的前女友同姓;再加上男男和沈童一样,对芒果过敏。于是,沈童便认为男男很有可能正是自己的儿子,并逐渐和男男建立起父子一般的感情:这情节安排未免太“无巧不成书”。

《亲密旅行》:这才是《爸爸去哪儿》大电影该有的打开方式嘛

电影讲述中年浪子如何由不靠谱变得靠谱,不一定需要借助“喜当爹”来作为实现转变的契机。单这一点,《亲密旅行》就远远不及《菊次郎的夏天》来得自然流畅。但当然《亲密旅行》关心的议题本就与《菊次郎的夏天》有所不同。沈童的恐婚心态在当代人里相当常见;而沈童面对困境时,下意识的逃避心理,也被沙溢演得可信合理。角色并非没有成长,在男男的宠物柯基犬走丢的一场戏里,沈童两次进出狗肉馆后院,心态的变化被沙溢拿捏得精当。这一场戏里又穿插进一场男男幻想中的绝地武士用光剑大战风暴兵,是对流行文化的借用和戏谑。紧随这场幻想戏的真实情节,则是偷狗未遂的沈童被狗肉店老板狠狠地教训了一通,狼狈不堪。这段戏写出了成年人生活中的憋屈和不得已,真情流露,是影片处理得最好的一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