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湖南卫视直播网-湖南电视台

hunanstv.com
湖南电视、电视剧、娱乐新闻

音乐综艺节目发展瓶颈亟待突破如何避免审美疲劳

原标题:音乐综艺节目如何避免审美疲劳

  今年开年,豆瓣评分高达9.2分的《声入人心》收官,《歌手2019》第二期开播,这让2019年音乐综艺的开局出现了一个小高潮,也让观众看到了2019年音乐综艺的一点创新。

  一段时间以来,曾经的现象级音乐综艺节目经历了“综N代”的制作之后,无论是收视表现还是观众口碑,都显得力不从心。音乐综艺节目应在创新中找到突破口,才能令观众眼前一亮。然而,在扎堆化制作、同质化严重的当下,如何打破天花板定论,如何在坚持音乐内核的基础上走差异化路线,如何实现多重元素与音乐元素的完美融合等问题,成为音乐综艺节目现阶段发展亟待突破的瓶颈。

  老牌节目要在创新中求变

  为何音乐综艺难以再现爆款?在文化评论人、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何天平看来,在创新中求变,应是音乐综艺节目制作者需要突破的问题。从《中国好声音》《歌手》到《我想和你唱》《蒙面歌王》,所有热门音乐综艺的模式均有迹可循。为了保证成功率,大多都是从国外买版权引进国内,进行海外模式的本土化开发。据悉,《中国好声音》购买荷兰的版权后,制作团队不仅可以获得版权方的“制作宝典”,版权方还会派专业技术顾问参与制作,对中国团队进行定向培训。虽然《中国好声音》在更名为《中国新歌声》后的这三年改用原创模式,但是,将转椅改为下冲式座椅,导师选人超过固定数量便要进行再次对决等赛制创新,并没有彻底翻新该节目的固定认知。

  乐正传媒董事彭侃指出:“前些年大量消耗国外成熟音乐节目模式的状况已不复存在,《歌手》《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等卫视老牌音乐节目不断地进行‘微创新’,互联网平台近年来则从垂直细分的角度入手,说唱、电音、国风等小众文化轮番上线,原创、乐队成为2019年新的拓展类别。”

  以《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为代表的老牌音乐综艺,在经历了版权纷争、节目更名等一系列风波后,艰难地步入第七和第八个年头。虽然依托着成熟的节目模式和庞大的观众基础,但是面对受众分流、收视率下降的严峻现状,这些音乐综艺也不得不在环节赛制、投票机制等方面积极创新。《歌手2019》开辟了新的踢馆通道,歌手可通过新浪微博自荐和线上投票成为“人气踢馆歌手”,与专家组推荐的“神秘踢馆歌手”进行舞台对决。“过去谁能上舞台基本是专家推荐,本季节目增加了普通观众推荐渠道,哪怕你是一个新人歌手,没有丰富的演出经验,只要有不错的作品,就有机会被推荐参加节目,甚至可以自己报名。”《歌手2019》总导演洪啸表示。

  “有固定模式的音乐综艺创新起来确实很难。”曾参与音乐综艺制作的一位导演表示,“涉及招商、请嘉宾、观众黏性,它不像其他类型,即便换汤不换药,只要更新游戏环节、改变录制地点、邀请全新的嘉宾,就能够让节目快速有新面貌。音乐综艺需要从模式的逻辑根本去创新,又不能失去原本成功的元素,这对创作者是极大考验。”

  但音乐综艺节目必须要在创新中找到其发展方向,彭侃说:“近两年来,国外越来越多的音乐类节目开始通过类型跨界混搭的方式进行创新,例如‘音乐+旅游’‘音乐+公益’‘音乐+喜剧’等模式,借助其他类型元素的注入来为观众提供新鲜感。”

  新节目应在模式上更加成熟

  从市场因素来看,当下大多数音乐综艺已然陷入改编和翻唱的“死循环”,导师抢学员、选手歌唱竞技、搭档合作演绎等环节已成为节目标配。不少观众吐槽情节、台词设计过于明显,节目流程大同小异。尽管通过打“情怀牌”拉来不少好感分,但观众依然会审美疲劳。因此,音乐类节目应当在节目模式上下功夫,只有成熟的节目模式,观众才会买单。中国传媒大学青年教师王婧对记者说:“对高水准歌手和作品的大众化推广是音乐类综艺节目应该着眼的方向。例如《声入人心》带给观众的是专业化的声乐呈现、追梦歌者对艺术不懈的坚守,在赤诚和纯粹的展现下,曲高不再和寡,观众在专业歌者的引领下,打开了欣赏声音、歌剧、音乐剧的大门。”

  其实,音乐综艺多年来生生不息的重要原因在于“好听的音乐、吸引人的模式、能引起共鸣的故事”。当下,诸多音乐综艺节目在新颖的节目形式、大牌的参演嘉宾等方面的创新固然重要,但能否呈现优质音乐、彰显正能量,实现创作思想上的创新,才是决定音乐类综艺节目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